茫茫房海夏走了国庆

一片,一片,一片的七天连接成了生活
国庆赋予这一片更多的“自由”,让我孕育了更多的期待
计画和她或他一起漫步在朦胧的浦西夜道与古旧的石库门

时光总在变,变数常常无情地打在我的脸上
变数告知我不要随便地决定影响他人的事情
生活却没教我什么时候才能不随便

一片,一片,一片地落下
本体越转越小,被渲染成了白纸黑色
世界空荡了起来,源于“一个人”的消失
社交网络上的签名被映射为:
A side man lives a lifestyle of solitude for carving soul

边缘人与孤独是绝对地心灵融合
孤独这种状态兼情绪在独处时显得尤为猛烈
拥抱孤独,我选择了假期寻找合租房中的一室户

当产生换房想法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明确需求吧
地理位置,装修风格,朝向与采光,面积与层高……
有了房子大体预期,接着参考市场价得出预期价格

铭记预期,日常刷豆瓣并联系中介
我这次整整用了3天时间跟着中介看十几间房
其实很傻很徒劳,那些和预期相差太大的描述
在启程之前内心就拒绝掉它的出现

人和房子一样, 不是所有的预期都能得到满足,总是存在着不足
在没有私人定制化租房之前,必须得学会妥协与权衡软条件
加以限制,省去大量的看房时间,找房便成了日常的一个小番茄

慢慢地找,静静地熬
最终,找房也成了一场百转千回的寻觅

Cover image via: 白詰草の回廊

寂静,四月

一个燥热的周五,一边吃晚饭一边做着永远都做不完的事
第一次态度非常强硬地拒绝我应该做的事
雨与疲惫伴随回家的路,感觉自己真的病了

三、四月的传奇广场,在樱花的点缀下显得格外的美
外加宜人的天气以及丰富的美食
让这成为了我和同事每天中午必来之地
经过多次的筛选得出符合我们口味的有:
小乐惠,KFC,汉堡王,味千石锅拌饭,大淘烧
一切都很好,只到有一天我感觉好困
我意识到乱掉的生活已经崩了,工作当然也处理不好

随即而来的是整个4月到现在的高压状态
逸楠:“熊老师,回家后就不要写公司代码了”
肇兴:“熊老师,我最讨厌就是一天到晚不说话的人”
若昕:“熊老师,不要总是郁郁寡欢啊”
冬冬:“熊老师,说话别看下面,抬头~”
圆圆:“舒乐,你怎么这么高冷”
不敢想象,我居然变成了自己深深厌恶的人
寂静抑或是冷暴力,这都是可以无形杀人的恐怖行为

此时此刻我听着“夏目友人帐”的背景音乐
思考着这一段时间遇到的问题
编程是否会影响性格
人是否可以脱离社交
是否喜欢现在的状态

其实我并不该想,因为我是知道答案的
或许机体的到来能解决我现在遇到的问题
但这一切都还比较遥远,那时我早已消散这个欲望
写博客都无法释放的负能量,我该怎么解决?

至少先改变一下这种生活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