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gwyn

Mr. Gwyn

我们总是觉得自己是角色,忙碌于冒险和日常生活,但我们应该明白的是:我们是整个故事,不仅是那些人物。我们是那些我们散步的树林,是骗人的坏蛋,是周围的混乱,是所有我们经历过的事情,是东西的颜色、声音。
《Mr. Gwyn》

前几天读了《一个人消失在世上》(中文名饱含哀伤与朦胧感令人很是喜欢,但和我预期的内容不相符合,相反英文名 Mr. Gwyn 像传记名一样的朴实,所有的味道与偏好全权交给读者)这本书,收获了好一些“隐居”方法,整个篇幅荡漾着音符,情节描写的细腻程度让人身临其境,很难不去猜测这就是作者 Baricco 借 Gwyn 之名对自己未来生活的构想。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 Gwyn 吧,这半年生活与工作上的一些事情的感触,加上这本书的烹饪指南与通过社交网络对心理的进一步了解,让我决定用自画像来生成一个独一无二的 Gwyn。

在此之前,我肯定不敢想象“写画像”,就怕再优美的文笔也无法描绘出沉浸在蜜月中少女的笑容。没有小说家出人意料的想象力与丰富的阅历,无法通过仅塑造一个故事就完成这幅画像。于是我用了自己擅长的手段「复制」,一种规则严谨的精确度堪比 DNA 的复制。

Gwyn 实体初生了,我从第一行到打量到最后一行,发现他并不是独一无二。拥有着和我一样的皮囊,一样的灵魂,没有任何变换。我完全占有了他,内心被毫无保留的窥探。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们不仅是角色,Gwyn 拥有更多的自由,更随意的时间维度,充满更多的可能。作为相同的角色也可以经历不同的生活,书写不同的故事。Gwyn 认同了我,我们约定好用书信或记录的形式交流生活(非日常),给对方用经验换来的建议。

《那只有网络的世界》可以算作 Gwyn 的第一篇记录,展现了反人类本性的极端生活方式,似乎随时会被孤独吞噬一切。

我,惊奇地问到:“这样的理由是?”

Gwyn:“当我失去了主动的能力,消散了对生活的乐趣,战胜不了社会生活。社会只会让我变得更糟,消失不再是逃避。至于孤独肯定是无法避免的,毕竟我的社交技能无法让任何一个陪伴我的人通过交谈来理解我,缺乏理解的陪伴一样满是孤独。”

我:“难道就没有更好的选择吗?”

Gwyn:“或许吧,但此方式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并不坏,你不害怕玻璃心频繁的碎掉?”

我:“什么玻璃心(被识破的感觉真尴尬)……”

对于这种生活方式,我表面显露出恐惧,内心深处却跃跃欲试,铁定是最近的心境为该反应提供了催化剂。

一个人的消失,往往伴随着遗忘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