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未沉没的教堂

琴盖板沿着滑道坠下,撞击声在大厅回荡
钢琴师拖回颤抖的右手,伴着一声叹息
赶在海水没过踏板之前,老人亲手埋藏了琴键
小岛将被罩在海平面下,他在头发茂盛时就知这灾难会发生
祖先真没远见,不知道教堂要建在巴别塔上才能不朽

自从今年外出游玩导致食物中毒后
肠胃就开始出现问题,11 月更是连续 2 周被肠胃炎折磨
再加上错误运动导致右手掌骨扭伤,翻个身打个字都会难受
不知所措,只能看会视频,胡思乱想,这是中年油腻的前奏

「中年油腻」作为媒体贩卖的焦虑之一,很快被「抛弃体」抛弃
我其实挺心疼「中年油腻」这个焦虑概念,用来形容自己以表悼念
在大家赶潮流用新词描述焦虑的当下,更能说明我有「情怀」吧 : )

从摇篮到坟墓

《寻梦环游记》中有句关于死亡的对白
「死亡不是真的逝去,遗忘才是永恒的消亡」
所以为什么要记得?是什么在驱使人类给历史续命?
我之前跟一位台湾本地人聊过关于如何评价「蔡英文」
他说「任期说很多空话,大选前靠香港与 228 事件拉选票」
这样的评价与我在 Twitter 上看到的蔡英文不同…

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什么是 228
有人把 64 与 228 定义为同样的事件
对于大陆来说 64 是被社会性遗忘的事件
而那些被提起的历史,如果只有官方一个角度
是否足以支撑起真相?还是说真相并不重要?

做生意相比政治来说就单纯很多
有可度量的目标,生命周期由市场决定
比做生意更自由的应该就是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不需要迎合市场需求,甚至也不用编故事
不爽了还能直接来一句 Who Cares if You Listen?

万物交融

提到创作,最近一直在思考想象力是什么
什么是创新?一个作品是否真的属于我?
比如一部电影,我选择了二战题材,印象主义视觉风格
个人的 Identity 是不是被题材的光芒所吞噬
在曲子中用全音阶+平行五度,会被认为受 Debussy 影响

如果把创作分为基础元素与复合物
创新可以是扩展未知领域探索新的基础元素
也可以是把已有的基础元素,复合物进行融合
我对探索万物本质不熟悉,先学着如何融合更容易点

如果说作品中元素的选择与排列是审美观的体现
那么扩展视野肯定有助于审美的构建
扩展视野离不开信息源的管理
所谓 I is what I inputs

「万物」这贪婪的词,在废话中总有你的身影
就像我上面对政治,商业,创作的区分一样,毫无指导意义
生活的事物不是非白即黑这么简单
我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决定事物发展的方向,包括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