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方调春天到来之前

修妹坐在飞往华京的客机里,回顾着东京留学拍摄的日常 Vlog
画面定格在一份蒲烧鳗鱼饭上,他自然忧郁的眼神露出丝丝微笑
这份晚餐是他对自己的犒劳,来自便利店打工的第一份薪水
他期待快点到家,与父母一起分享便利店的小零食,留学的点点滴滴

在带着思恋跨进家门前
江这头的出租车司机跟他聊着国内疯传的谣言
说到江那头就有被传染的风险了,记得戴口罩
这是修妹第一次在国内被提醒戴口罩,有时空错乱的感觉

在春节钟声敲响前
几则爆炸性资讯的笼罩着每一个人
「确认人传人」,「万家宴」,「封城」
这是修妹第一次感受到现代秩序的脆弱性

封城把每个家庭变成一座紧闭岛,只能 Alone Together
最让人恐惧的是未知的截止日期与未知的结局
为了与亲戚团聚减少这种独孤,修妹与父母搬到了老家
如果这是修妹的最后一个春天,他希望用镜头抓住它
这是修妹第一次放下所有尘事,专心做自己热爱的事情

在寺庙编钟敲响前
习惯封城期间的田园生活后,时间开始以周为单位
修妹给每周都定了一些不同主题
从爷爷的菜园到村庄田野尽头的稻草人
从堂姐的三岁小侄子到两只形影不离的鸭鸭
三月的最后一周,修妹决定去荒寺看看
除了观赏塔与钟,更重要的是祈祷春天让万物复苏
新生的绿叶,花卉弥漫芬芳在空气中驱散瘟疫

这一天迷雾朦胧,伴随着细雨,修妹举着伞在泥土中踱步
修妹喜欢这种感觉,仿佛置身沼泽,境中人寻寻觅觅
不过这薄雾倒不会让人迷失方向,修妹反倒发现了一簇蓝色野勿忘草
蓝色环绕在木色破屋周围特别显眼,他想凑近了看
修妹没有想到杂草之下隐藏着一口井,一只脚踩了进去

这口井没有吉卜力的童话,可以通向另一个世界
它是另一个充满泥土,水与黑暗的洞,它吞噬了修妹
修妹陷入昏迷状态,只到深夜他被寒冷刺醒
他立刻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信号
村里的人在地面呼喊叶修的名字,叶修的应答没被听见
此刻的苏醒让他陷入绝望,没有百宝箱竹蜻蜓
他利用向死神借来的一刻钟,写下了遗言
这是修妹第一次如此绝望,也是修妹最后一次绝望
修妹闭上了双眼,地面上的呼喊声成了告别声

春天正式来临,编钟鸣起东方调
木屋旁的野草长得更茂盛了些
村里的人早以忘却这深坑的存在
这是又一次的社会性遗忘